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祥财的博客

经济评论

 
 
 

日志

 
 
关于我

钟祥财

钟祥财,1954年8月生,浙江省鄞县(今为宁波市鄞州区)人。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中央经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致公党上海市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常务理事、上海经济史学会理事、上海钱币学会理事。出版个人专著7部。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灵魂的冒险  

2011-08-12 10:0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3月12日,去上海美术馆参观《林风眠、吴冠中画展》。那天日本发生地震,我在地铁车厢里的移动电视里得知此事,并没有意识到灾难的严重性,因为脑子里一直被色彩和线条占据着。林风眠是吴冠中的老师,两人的作品题材和表现风格不同,放在一起欣赏却宛若天作之合。吴冠中说:“绘画绝非那么轻易能获得成就,它是苦难的事业,学画甚至是灵魂的冒险。”这是点睛之笔,写尽了艺术大师的坎坷与风骨。

艺术的灵魂是什么?是傲然的个性,是对世界的独特理解。吴冠中在《自传》中写道:“从个人奋斗到公费留学,出于爱国热忱而返国任教,自尊心高于一切,我完全不能接受无理的批判;相反,使我想起希腊神话中米达斯王的理发师,要他隐藏真实,太痛苦了。”艺术创作之所以是冒险,一是由于结果不确定。吴冠中在自己的随笔中引用过中国国家大剧院设计者安德鲁的话:“艺术创造不是追寻源头,而是探索未知。”他赞同毕加索所说:“创作时如同从高处往下跳,头先着地或脚先着地,事先并无把握。”自己也认为:“真正优秀的文学艺术之诞生,都是作者真诚感情的倾吐,感到非写不可,非画不可,动机毫无功利目的。”惟其如此,是否有功利心就成为区别商人和艺术家的一个标志,这使我想起米塞斯的话:“一个画家,如果他志在赢得高价而作画,他就是一个商人。如果他不迎合大众的好尚,不顾一切不好的后果而我行我素,他就是一位艺术家,一位有原创力的天才。”二是往往不为人所理解。约翰·密尔说:“有天才的人,在字义的命定下就是比任何人有较多个性的,唯其如此,也就比任何他人都更不能适应社会为了省去其成员形成个人性格之麻烦而准备下的那些少数模子而不感到有伤害的压束。”艺术圈子里,流行的评选大多迎合常人品味,个性每不见容,据张五常的观察,在欧洲,尤其是十九世纪的英国及法国,那所谓学院派的画作也有经过评审挑选后的沙龙展出,后来被认为是顶级高人的梵高、塞尚、高更等人永远名落孙山,当年在欧洲绘画沙龙意气风发的画家,今天的艺术历史书籍却找不到他们的名字。

于是,孤独就成了探索者的常态。孤独,在吴冠中的散文里经常出现。“我在完全孤独中探寻自己的路,路很窄,且多独木桥。”“人,是独立的个体,从生理到精神,每个人的成长与发展都不相同,漫长的旅途中,各阶段都有同路人,成为知己、密友、恋人,然而走呵走呵,有意无意,他们分道扬镳了”,“每个人,挖到心灵深处,几乎都是孤独的。”这是表露自己的心声。“林风眠长期在寂寞中探索,走的是独木桥,人们不易了解孤独者,如果让他走阳光道,让他据要路津,对中国美术教育将是幸运或不幸。”“由于许多客观和主观的因素吧,使吴大羽成为孤独者,他给我的信中诉说过:长耘于空漠。他的一生是一篇沉痛的悲剧。”这是写他的老师。

或许是不如意的社会环境使然,或许不完全是。在我熟悉的领域,孤独的经济学家也不乏其人,如米塞斯,罗斯巴德。有人甚至“满意”孤独的状态,杰文斯就说过:“孤独促人反省、自立和富有创造性。我相信我或多或少地拥有这些品性。因此,原则上讲,我全然不为我的这些习惯感到遗憾。”孤独使人拥有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实际上是上帝对一些人的恩赐。周国平的随笔精选《灵魂只能独行》中,有一篇《孤独的价值》,作者引述一位英国医生的观点,认为孤独也是人生意义的重要源泉,对于具有创造天赋的人来说,甚至是决定性的源泉。观赏吴冠中和林风眠的画作,空灵、超脱、形而上是它们的神似之处,色彩飘逸,构图奔放,是精神的呼吸,灵魂的舞蹈。在吴冠中的眼中,“图画不随年龄老,他挥写又涂抹,全无拘束,情趣愈来愈天真、豪放了,他从不在作品上记年月,让后人去识别他作品的青年、壮年与新青年或新童年期吧,不可思议林风眠老年期的作品!”如果清贫是获得自由的代价,那么孤独何尝不是登上艺术巅峰的阶梯?

绿荫覆盖的南昌路53号,是林风眠的故居。吴冠中生前到沪,会来看望恩师,感慨自己步了老师的后尘。吴冠中于去年6月离世,享年91岁,与他的老师同样高寿。每当周二上班路过那里,我总会想,在人生感悟、精神境界等方面,艺术家和人文学者是常有相通之处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5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